作者 | 博爱思(James Montgomery Boice)

本文选自《生命宝训讲道注释系列——罗马书》

 

罗马书1:6-7

 

其中也有你们这蒙召属耶稣基督的人。我写信给你们在罗马为神所爱、奉召作圣徒的众人。愿恩惠、平安从我们的父神并主耶稣基督,归与你们!

    

 

或许你也有过这样的经验:你收到一封信,拆开来读,可是读得一头雾水;于是,你翻到信的尾端——也许跳过好几页难以辨识的字迹——一边寻找信尾的署名,一边自言自语地说,“到底是谁写的?”我就有过许多次这种经验,我禁不住想,如果我们在信件的一开头就像古时大多数作者那样自报姓名,岂不省事得多?

 

古代作者在信件开头总是包括了三个要素:(1)作者的名字;(2)写信对象的名字;(3)问候语。有一封典型的古代书信,记录在使徒行传第23章,是由在耶路撒冷的罗马千夫长所写,“革老丢吕西亚请巡抚腓力斯大人安”(26节)。开头的第一个要素是千夫长的名字。第二个要素是“巡抚腓力斯大人”,这是收信人的名字。最后是问候语,此处是“请……安”。这整个形式有一点像今天我们在办公室里面所用的备忘录。在这一番正式的要素之后,千夫长接下去就写出信函的主干部分,解释他写此信的主要目的。

 

保罗给罗马人的书信形式也类似,但保罗心中澎湃着他的基本主题——神那以耶稣基督为中心的福音——所以他无可避免地在信件的开端又加上不少其他的东西。他的开头非常简单,“耶稣基督的仆人保罗……”但是,当他一开始解释自己的身份(“奉召为使徒,特派传神的福音”)时,“福音”一词就使他迫不及待地开始解释神的福音究竟是什么。福音论到“神从前……所应许的”儿子耶稣基督,“按肉体说,是从大卫后裔生的;按圣善的灵说,因从死里复活,以大能显明是神的儿子”。如果我们对保罗认识不够,会以为他就在此打住,开始进入主题。但他接着又把对福音的描述转向对他自己和他的使徒身份之描述上,就是他一开始所提到的重点,“我们从他受了恩惠并使徒的职分,在万国之中叫人为他的名信服真道”。回到他前头的话题之后,他就继续写出传统信件开头的另两个要素,“其中也有你们这蒙召属耶稣基督的人。我写信给你们在罗马为神所爱、奉召作圣徒的众人。愿恩惠、平安,从我们的父神并主耶稣基督,归与你们!”

 

这段引言好像数学上的曲线。从最低的地方开始,逐渐达于高峰,然后再回到一个较感性的低点,就是保罗提到罗马信徒,并向他们问安。

 

 

他们从哪里来的?

 

这段开场白的结尾部分并不平淡乏味。第一,罗马教会本身就值得注意。即使在那个较早的时代——保罗写此书信的年代大约是公元58或59年,距离耶稣基督的死和复活还不到三十年——但罗马教会的信心已经“传遍了天下”(罗1:8)。我们知道,罗马教会后来逐渐茁壮,变得举足轻重,而且声势浩大——最后又趋向腐化败坏。即使到了今天,罗马教会在基督教国家中仍然深具影响力。

 

这个教会是从哪里来的?它是如何产生的?至少我们知道,它不是这位被神呼召做外邦人使徒的保罗亲自建立的。罗马是一个外邦城市。但正如保罗在第13节所说的,保罗有许多次想前往罗马传福音,但都遇到拦阻。后来保罗终于到了罗马,这是路加在使徒行传告诉我们的。然而,那已经是罗马教会成立多年以后的事了。

 

天主教传统上认为,罗马教会是使徒彼得创立的,他成了第一任的主教。我觉得没有必要像某些基督徒那样,极力争辩说彼得从未去过罗马。相反的,有一分初代教会的文献“革力免致哥林多人的第一卷书信”,暗示彼得确实到过罗马,虽然文献中未提出这方面的证据。但这不等于说彼得创立了罗马教会,而且那方面的证据也颇薄弱。从罗马书最后一章那分长名单看来,保罗虽然尚未去过罗马,但他对罗马教会的情形了如指掌,而全章对彼得却只字未提。如果彼得当时在罗马,或罗马教会是彼得创立的,保罗这样作就几乎是不可思议的。保罗说过,他一直盼望“不在基督的名被称过的地方传福音,免得建造在别人的根基上”(罗15:20)。如果罗马教会已经由彼得建立了,并且从彼得领受最初的教导,我们很难想象,保罗还会在这一卷教义性质浓厚的书信里,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么罗马教会是如何建立的呢?事实是,我们不知道。但使徒行传第2章提供了一点线索,可以帮助我们对当时的情况有所了解。那里说到五旬节发生的事,并记录了那一天在场的人所代表的国家,包括了“从罗马来的客旅”(10节)。由于圣经特别说到“从罗马来的客旅”,我们可以推断许多客旅在五旬节过后,回到罗马,就在那里建立了意大利的第一个教会。若是这样,罗马教会在初代基督徒开始拓展宣教工作时就存在了。

 

而且这种模式还一直继续下去。古时候客旅往来之频繁,可能超过我们的想象。罗马当时是交通枢纽。毫无疑问的,那些因保罗对外邦人传福音的事工而接受基督的人,必然也常常来往罗马,有的就在罗马安顿下来。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保罗在罗马书最后一章显露出他对罗马知之甚详,而且他毫无犹豫地写信给他们,请求他们在祷告中记念他去耶路撒冷的事,以及在经济上支持他去西班牙的宣教之旅(参 罗15:24,30-31)。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罗马教会虽然是犹太人和外邦人共同组成的,而保罗这封信的内容大半是针对外邦人写的。我们从第6节就可以看出,“其中也有你们”几个字显然是接续他在第5节所描述自己的职分,“在万国之中叫人为他的名信服真道”。他们也是“万国”之一。

 

因此,第一个有趣的事实是,在罗马帝国的首都,早就存在着一群真正跟随耶稣基督的人。至于人数有多少,我们无法得知。提到罗马时,我们总是不期然想到那是凯撒的皇都,以其金碧辉煌的宫殿、雄伟壮丽的大理石柱子和各种稀世珍宝著称于世。确实是如此,但罗马也是一个可怕的城市,充满了邪恶和肉欲。然而,就在这样一个恶贯满盈的城里,有一群人拒绝与这城同流合污,他们过着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那是一种圣洁、彼此相爱、分担重担、对受压迫或虐待的人满怀怜悯的生活。那是神在腐化的人类当中,另外注入的一股清流。

 

那是基督教信仰一向所教导的。那不是自然发展的结果,也不是世界腐败文化的升华。那是全新的产物。你若是基督徒,你在基督里就是一个“新造的人”(林后5:17)。你的教会若由真正的信徒组成,这个教会就是新的教会。

 

 

他们如何脱颖而出?

 

这卷书信的开场白还有一点很有趣,就是告诉我们这些人属灵生命的起源。这群人处在一个腐败的异教社会中,却与主流完全迥异。他们如何变得与众不同?他们如何成为基督徒?保罗在这几节经文里,向我们透露了有关早期罗马教会的四个重要的事实。

 

 

1. 罗马的基督徒和所有的基督徒一样,是蒙召归属耶稣基督的。这是对基督徒的一般描述,它和另一个类似的句子“蒙召作圣徒”不同。有些人认为第6节是描述基督徒“蒙耶稣基督呼召”,因为希腊文可以这样翻译。但是新国际译本加上“属”一字是正确的。意思不是说,耶稣呼召基督徒——那是父神的工作——而是指由于神呼召的结果,基督徒就与基督联合,在这种关系中有了真正的生命。保罗在以弗所书2:1-3写道,他们从前是“死在过犯罪恶之中”,“本为可怒之子”。如今他们因蒙了神的呼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并且得以“行善”(4,9节)。

 

这是基督徒的主要定义。基督徒乃是属耶稣基督的人。这使他与众不同,无可避免地会促使他想要与其他属基督的人交往。在一个信徒的生活中,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了。

 

这是你的情形吗?你属于耶稣基督吗?若是,你就会活出这样的生命来。若不是,那么不论你外在的表现如何,你都不是真正的基督徒。

 

 

2. 罗马的基督徒和所有基督徒一样,都是父神所爱的。这不是一句冷冰冰的论述,好像保罗只是宣告神的本性是爱,所以罗马人和其他人一样都是被神所爱的。不,这不是圣经论到神的爱之方式。这种“爱”乃是有选择性的,是能拯救人的。因此“为神所爱”实际上是描述那些基督徒最初是如何归属主耶稣基督的。

 

这是如何发生的?有的人认为,人是因为自己的选择而成为信徒,好像我们只需要决定相信耶稣就够了。可是我们若像保罗所说“死在过犯罪恶之中”,又如何能做到这一点呢?一个死人如何能做决定呢?有人认为,我们成为基督徒是因为神是无所不知的,他看见我们里面还有一点良善,虽然这“良善”只是一丁点的信心。但是,如果我们像保罗稍后所提醒的,“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罗3:12;参 诗14:3),神又如何能在我们身上看见任何良善呢?究竟神为什么仍然爱我们?答案是,“因为他爱我们”。此外,再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你记得神在摩西的世代如何提到以色列吗?“耶和华专爱你们,拣选你们,并非因你们的人数多于别民,原来你们的人数,在万民中是最少的。只因耶和华爱你们……”(申7:7-8)。神爱他们,唯一的解释就是因为神爱他们。那是出于爱,单单出于爱。

 

如果我们是基督徒,这实在是一件奇妙的事。它奇妙到一个地步,叫人几乎难以接受。钟马田这样说:

 

我们成为基督徒,只有一个原因:神爱我们。这爱将我们带出世界,带出撒但的控制……难怪使徒此处要提醒基督徒这件奇妙的事。世界恨他们,逼迫他们。他们随时可能被残暴的帝王逮捕,他们可能被判死刑,被扔到竞技场喂狮子。他们常常被人厌恶;所以保罗迫切地要他们知道,他们是神所爱的;他们在基督里,神爱他们正如神爱基督一样……不要急着翻开第6、7、8章说,“我想知道有关成圣的教义。”亲爱的朋友,如果你知道神用爱他儿子同样的爱来爱你,你不必再做进一步的研究,就已经学会了有关成圣最重要的一件事。

 

最重要的是,神爱我们。因此我们必须爱他,侍奉他。

 

 

3. 罗马的基督徒和所有基督徒一样,被神呼召作信徒。这里的观念和前面那句话“蒙召属耶稣基督”一样;但是动词的意思虽然一样,强调的重点却有区别。前面那句话强调的是做基督徒的意义。基督徒是属耶稣基督的人;这是他的身份。此处强调的是呼召本身,是在接续前面基督徒被神所爱的真理。首先被爱,然后被召。这呼召是神学上所谓的“有效呼召”。

 

在介绍福音时,有两种呼召。第一种是一般的呼召,指所有听见的人都被召,从罪中转回,归向耶稣基督。这种呼召符合我前一讲说过的,它要求人的顺服。并不是所有听见的人都会回应这呼召。不是所有人都会顺服。然而“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你们当负我的轭”(太11:28-29),这是一个真实的呼召。从神这边,他没有竖起任何障碍。没有任何东西挡在当中。同时,我们也知道,如果任由人选择,人不会顺服神。没有人会回应神。为了拯救一些人,神就在一般的呼召(由他仆人向失丧之人所发出的)之外,又加上特别的呼召,神拣选的人内心里得以听见这呼召,并且回应,而成为基督徒。这情形与耶稣对拉撒路的呼召类似。我们本来都是属灵的死人。我们什么也不能做。但神发出拯救的呼召时,有些属灵的死人就得到属灵的生命,开始遵行神的命令。所有被神拯救的人都多少听见了这呼召,并且做了回应。

 

呼召也常常透过讲道临到人。神的话语在讲台上传讲出来时,坐在下面的某一个人听见了神的声音。他说,“这人讲的正是我啊!这是我所需要的。我必须这样做!”于是,他就相信了。另一个人也许是透过朋友的见证,朋友对他说,“你是否愿意成为基督徒?我们一起祷告好吗?你愿意接受耶稣吗?”另外一个人可能是透过读圣经,或基督教的书籍、电影、单张。这些经验的共同点是,神发出呼召,人听见了,并且相信了耶稣基督。

 

我的一个朋友史普罗(R. C. Sproul,又译“史鲍尔”)告诉我他在大学一年级时信主的经过。有一天晚上,有人向他和他的好朋友传福音,他们两人都“接受”了耶稣。对史普罗而言,他的生命从此彻底改变了,他成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人。但是他的朋友第二天来找他,说,“我们昨天晚上是不是疯了?我想我们一定是昏了头。你不会告诉任何人吧!”他的朋友只是听见人的呼召,但神呼召了史普罗,这呼召是从神来的。透过更新和重生,一个新造的人诞生了。

 

 

4. 罗马的信徒和所有基督徒一样,都奉召做“圣徒”。此处的“圣徒”和基督教会中大多数人所认为的圣徒有别;他们所谓的圣徒是指一个人达到了某种圣洁的层次,配得特别的尊敬,甚至有权听一般人的祈祷。但在圣经中,圣徒或成圣的人总是指一个为了神和他的事工而分别出来的人,正如保罗在第1节所说,他是“特派传神的福音”。罗马的基督徒是神所爱、所呼召的,他们和所有的基督徒一样,是神分别出来的人,以在这个世界上为他而活,为他做工。

 

这就是为什么保罗在第8节说,罗马信徒的“信德传遍了天下”。因为他们被神呼召,为他而分别出来。这些信徒与他们四周的文化迥然不同。人们也注意到了!

 

今天,世上的人是否也注意到基督徒的不同?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答案可能很多,在某些情况下是肯定的,某些情况下是否定的。但请留意这两节之间的连带关系。哈尔登很正确地说到那些被神所爱,被神呼召,并且作圣徒的人,“他们成为圣徒是因为被呼召,他们被呼召是因为他们被神所爱”。因此,他们成为圣徒这事实不是原因,而是蒙拣选的结果。被拣选之后,他们就成了圣徒;也就是说,他们被分别出来归属神。所以,如果一个人自称被神呼召,却未实际为了神而分别出来——我不是说他“不完全”,而是指他“未朝神的方向行”——这个人就尚未得救。他根本不是基督徒。一个被神所爱,被他呼召的人,必然顺服神,并且跟随他。

 

 

挣扎向上所需的恩惠

 

但是,这中间必然有挣扎,向上行的每一步都需要神的恩惠和平安。

 

保罗在结束他的开场白时说到,他确实盼望罗马的信徒能经历“从我们的父神并主耶稣基督”而来的“恩惠平安”。这不仅是一句基督徒惯用的问候语而已。他希望他们在世上生活所需的一切都能得到供应。我们是被恩典所拯救,我们也必须靠恩典而活。正如我们每一分钟都需要依靠呼吸神所赐的空气而活,我们也需要在属灵上靠他的恩典而活。耶稣说,“离了我,你们就不能作什么”(约15:5)。不久以前,一个经历生意失败的人告诉我,“我撑过这个危机的唯一方法,就是每天早上花一大段时间与神亲近。”他仍然这样做。更重要的是,危机不但没有摧毁他,反而使他更深刻地体会到神的同在和神的大能。

 

至于平安呢?我们总是需要平安,因为现今是一个纷扰不安的世代。如果谁认为自己身处太平盛世,就未免太愚昧了。世界充满了苦难和忧患。但那些在基督里的人能借着亲近基督,从他那里支取力量,而在世上平安度日。

 

让我用保罗为罗马信徒做的祷告来结束本讲。“愿恩惠平安从我们的父神并主耶稣基督,归于你们。”这是何等大的赏赐啊!多么切合我们的需要!这资源是何等奇妙而丰富啊!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