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博爱思(James Montgomery Boice)

本文选自《生命宝训讲道注释系列——罗马书》

 

罗马书1:1-2

耶稣基督的仆人保罗,奉召为使徒,特派传神的福音。这福音是神从前藉众先知在圣经上所应许的。

 

保罗的罗马书开场白里,最重要的一个词就是“福音”。它一共出现了六次(1,2,9,15,16,17节),其所以重要,是因为它也是这卷书信的主题。罗马书的写成,是为了让神的伟大福音能更广为人知。

 

我们在第1节中首次读到这个词,保罗称之为“神的福音”,他是为此而蒙召,并被分别出来的。他在第2节又稍做一番解说,首先他解释福音究竟是什么。那是“神从前藉众先知在圣经上所应许的,论到他儿子”的福音。也就是说,它与主耶稣基督有关。保罗在第9节用了一个短句来加强这个定义,称它是“他儿子福音”,并且补充说,他渴望用全心全力来传讲这福音。第15节到17节,他又说到他传福音的负担。“所以情愿尽我的力量,将福音也传给你们在罗马的人。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因为神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这义是本于信,以致于信……”

 

 

大好的消息

 

我们大多数人都知道,“福音”的意思是好消息。但我非常同意钟马田(D. Martyn Lloyd-Jones)的说法,他在他的圣经注释中说,我们大多数人都只停留在定义上,而没有真正领悟到这个消息的美好。

 

要体会福音的美好,我们先要知道一个事实:除了基督教,世界上的每一种宗教都是自助的、讲究“功德”的。他们告诉你如何凭人的努力去寻找神。如果这是可行的,宗教一般说来可能是好消息。但这却行不通。神太圣洁了,与我们的距离太大了,他的圣洁和我们的罪污真是有天渊之别,非我们所能及。罪深深地影响我们,使我们远离所渴望的快乐。一个建立在你我的好行为之上的宗教,无法带给我们安慰,因为其要求最终会成为我们不胜负荷的重担。

 

这是保罗自己的发现。他曾经跟随一个严格要求好行为和崇高道德标准的宗教,但它并未带给保罗平安,也没有带给他任何成就感。他在罗马书稍后的部分说,虽然他知道自己应当做什么,但他发现自己做不到,因此他认为自己是一个“罪魁”(参 罗7:24)。

 

今天很多人体认到这一点,所以他们企图在“非宗教”的宗教里寻找快乐。他们认为宗教不过是某些人用来控制别人的工具,文明的社会应当弃之如敝屣。起初这种“非宗教”看起来似乎是好消息,然而一旦我们不再去想它的时候,它的美好部分就蒸发掉了。如果没有神,我们可以任意妄为,不必考虑向神负责任,不必担心受惩罚,我们似乎得到了解放,自由地享受独立的乐趣。但是,如果没有责任,我们不必向任何人或神负责,那么我们用这个伟大的“自由”所做的任何事,都变得毫无意义了。进一步说,如果我们所做的没有意义,我们本身也就没有意义。我们只是宇宙中偶然出现的泡沫,注定要破灭,最后被人忘得一干二净。

 

“非宗教”无法将人带到任何地方。它似乎能提供人类进展的好消息,但事实上却会导致我们因人类存在的无意义而感到绝望。

 

这是基督教介入的地方,它宣告的是真正的好消息。福音成为好消息,有两个原因。第一,它告诉我们神确实存在——他不是人想象出来的,而是真正存在着;他使我们能够和他交通,并且我们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这使我们的生命有了意义。第二,它告诉我们,神爱我们,他借着耶稣基督的事工来拯救我们。我们自己无法接触神,因为我们的罪使我们与他隔离。但是,神借着基督除去了我们的罪,在我们与他中间搭起一座桥梁。从前我们渴望神,却找不到他。如今我们可以歌颂赞美这位寻找到我们的神。

 

让我解释最后这一点。你有没有注意到,基督徒有一个极特殊的地方,就是我们在敬拜中,花不少时间来唱诗称颂神?当然,别的宗教也有唱歌,但通常那些只是颂赞,它本身是一种宗教经验,用来使敬拜者更“神圣”,或使他更接近神明。基督徒并不是把唱诗歌当作一种善行,或属灵的操练。我们不是靠唱诗歌来寻找神,我们唱是因为神已经找到了我们,我们因此而欢喜歌唱。许多诗歌本的第一首诗都是这样说的:

 

普天之下万民万族,

都当向主欢呼颂扬;

敬畏侍奉虔诚颂赞,

到主面前高声歌唱。

 

钟马田牧师问道:“福音是否以这种方式临到我们?此时此刻我们是否能诚实地说,这是我们所听过最伟大最好的消息?”如果我们不能这样说,那可能是因为我们尚未真正重生。或者是因为我们没有紧密与神同行,以至于我们尚未领会到福音的美善。

 

 

 

一个“应许”的福音

 

 

保罗关于福音所说的第二件事是,这好消息是神“从前藉众先知……所应许的”。这一点相当重要,因为福音最初临到我们这黑暗罪恶的世界时似乎是新的,其实神透过耶稣基督的工作所成就的福音并不新奇。相反的,福音是旧约时代神一切启示共同指向的目标。我们从现存使徒的每一个教训中都能找到印证。

 

 

1. 保罗的教训。使徒保罗谈到福音的时候,总是不厌其烦地一再指出这种关系。使徒行传第13章是第一篇记录下来的保罗的讲道。我们在那里发现,保罗观察以色列的历史之后指出(正如他在罗马书第1章所作的),神差耶稣作为大卫王的后裔,是根据他的应许,而耶稣在世上时发生在他身上的每一件事,都是在应验圣经的话。他照先知所说的,被定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后来他又照着预言所说的,从死里复活了。保罗在讲章的后半段,引用诗篇2:7来证明基督的神性:“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徒13:33)。他又用以赛亚书55:3和诗篇16:10,来印证基督的复活早已出现在预言中了:“我必将所应许大卫那圣洁可靠的恩典赐给你们。”另一处也说:“你必不叫你的圣者见朽坏”(34-35节)。

 

保罗在使徒行传第13章讲道的结尾,引用哈巴谷书1:5来警告不信的危险:“在你们的时候,我行一件事,虽有人告诉你们,你们总是不信”(41节),并且宣称即使他向一群混合的听众(犹太人和外邦人)讲道的这个事实,也已经在以赛亚书49:6预言到了:“我已经立你作外邦人的光,叫你施行救恩,直到地极”(徒13:47)。

 

我们也在别的地方发现,保罗不时提到旧约的教训。我们读到他第一次在帖撒罗尼迦讲道的情形:“保罗照他素常的规矩进去,一连三个安息日,本着圣经与他们辩论,讲解陈明基督必须受害,从死里复活”(徒17:2-3)。保罗在罗马书第4章也采用同样的方法,根据旧约讲论亚伯拉罕和大卫的经文,来证明他在第3章所解释的福音。

 

 

2. 腓利的教训。使徒行传再往前几章看,早期教会历史记载了执事腓利的事工。神使用腓利去向一个埃塞俄比亚的官传福音,他用的方法是宣告以赛亚书53:7、8已经应验了。当时埃塞俄比亚的官正在读那段经文,但是他并不明白所读的。

 

“他像羊被牵到宰杀之地,

又像羊羔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

他也是这样不开口。

他卑微的时候,

人不按公义审判他,

谁能述说他的世代?

因为他的生命从地上夺去。”

徒8:32-33            

 

接下去就是,“腓利就开口从这经上起,对他传讲耶稣”(35节)。

 

 

3. 彼得的教训。使徒行传前头几章有两处记载彼得的讲道。第一处是五旬节那天的讲道,其中有将近一半是引用旧约的话;另一半则用来解释这些话。彼得在那里引用了约珥书2:28-32(主要是预言五旬节本身的事件),诗篇16:8-11(后来保罗也在使徒行传第13章那里的讲论中引用这同一段经文)。彼得的另一处讲道(徒4:8-35)里直接引用的旧约经文有十一节,另外有十二节的介绍、解释和运用。

 

使徒行传4:8-12记载,彼得根据诗篇118:22,指出以色列人拒绝旧约有关耶稣的预言,和神最终要荣耀耶稣的事实。彼得说:“他是你们匠人所弃的石头,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徒4:11)。这是彼得最喜爱的经文。他在彼得前书又再度将其和以赛亚书8:14、28:16并提。

 

 

4. 耶稣基督的教训。使徒们是从哪里得到这种用旧约来解释福音的方法?特别是他们同时代的人似乎尚未以这种形式读旧约。只有一个答案,他们是从主耶稣那里学来的。耶稣认为自己的一生就是在应验圣经的话,他也这样教导他的门徒。耶稣复活之后,和两个门徒走在往以马忤斯的路上,他斥责他们对旧约作者的话信得太迟钝了:“无知的人哪,先知所说的一切话,你们的心,信得太迟钝了。基督这样受害,又进入他的荣耀,岂不是应当的吗?”接下去的一节说:“于是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路24:25-27)。

 

让我再强调这一点。福音就是好消息,这是千真万确的。不但如此,这好消息是神从他一开始与人交往时就已经宣告的,一直到旧约的末了——从创世记3:15(第一次宣告福音),到玛拉基书4:5(说到以利亚将成为基督的先锋)。

 

这是明白整本旧约的关键,也是明白整本新约的关键。事实上,这是明白所有历史的关键——神透过他儿子主耶稣基督的事工拯救人类,正如他宣告的:“这福音是神从前藉众先知在圣经上所应许的”(罗1:2)。

 

 

“圣经”

 

更进一步说,这福音是在圣经里宣告的。这句话非常重要,因为它指出神宣布这个好消息的地方,并且标明了福音的精义。

 

第一,神是用书写的方式,就是用先知的作品来宣告他的好消息。意思是我们不必到其他地方去寻找,好像神选择用神秘的异象,透过内心的暗示,或某种不合乎圣经或不客观的方式来启示他的好消息似的。我们有文件可以研读,有话语可以思想,可以明白。

 

第二,圣经是一本特别的书,是神圣的作品,意思是它不仅是人手写的,并且是神的话语。圣经是神给人的启示。正如彼得自己是神用来撰写新约的人之一,他这样说:“经上所有的预言,没有可随私意解说的;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彼后1:20-21)。我们若真正相信圣经是神的话语,就应该忠心地研读和默想圣经。

 

我想到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在他那篇著名的讲章导言中,曾这样表达他对神话语的渴望:

 

我是一个短暂的受造物,我的生命转瞬即逝,好像箭头划过天空。我是从神来的灵,又回到神那里去,我盘旋在深渊之上,眨眼之间就消失无踪,进入永不改变的永恒里。我想知道一件事:通往天堂之路。我如何才能安抵彼岸?神亲自将这路指示我。为了这个目的,他甚至从天上下来。他写作了一本书。哦,把这书给我!不计任何代价,请给我这本神的书。如今我有了这书,它里面的知识足够我用。只要拥有这本书,我就心满意足了。此刻我远离尘世的繁嚣,单独坐在这里。只有神与我同在。我当着他的面,打开这本书,细细阅读,为了寻找通往天堂之路。

 

正如约翰·慕理(John Murray)在他的罗马书注释中所说,知名的卡尔·巴特(Karl Barth)在解经时一向观察入微,但他在所写的圣经注解中,却不自觉地忽略了“圣经”一词。巴特重视福音的价值,但他并未完全体会用来启示福音的文件之本质。这成了他在神学上的一个瑕疵。

 

不要让这种瑕疵出现在你身上。当学习保罗的样子,明白神是透过圣经对我们说话,所以我们当仔细地研读圣经,并且顺服圣经的话。你当像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所说的那样去对待这本人类最伟大的书:“品尝”它,“咀嚼”它,“吞下”它,“消化”它,并且“用智力,全神贯注”地去读它。

 

 

 

神的福音

 

保罗在这两节经文中,对于福音所提到的最后一点,其实也是他一开始所提到的,就是“神的福音”。神所宣告,所完成,并且派他的门徒所传扬的,就是这福音。神所祝福,用来拯救人的,也是这福音。从文法上说,这里的所有格是一个主词,而不是受词。它的意思是,福音是神创造和宣告的,神并不是福音所宣讲的对象。

 

请留意这一点在罗马书开头的几节中所占的地位。父神“从前藉众先知在圣经上应许”了这福音(2节)。神差他的儿子耶稣基督来完成所应许的工作,结果这福音在当时和现在都是“论到”他的(3节)。最后,保罗和其他使徒“为他的名”从神那里蒙召,将福音向各处的人宣讲(5节)。

 

如果神关心他的福音到这个地步,不论人在何处传讲福音,他岂不会大大地祝福吗?让我告诉你一个故事,它与这一类的祝福相关。1816年,一个名叫罗伯特·哈尔登(Robert Haldane)的苏格兰人到了瑞士。他是一个虔诚的律师,和他的兄弟雅各·亚历山大·哈尔登(James Alexander Haldane)在苏格兰大大为神所重用。有一天,他坐在日内瓦一个公园里的长凳上,听见一群年轻人在谈话。他听了一阵子之后,发现两件事:第一,他们是神学生。第二,他们对真正的基督教信仰一无所知。他开始跟他们搭讪,彼此聊得很愉快,他干脆就邀请他们到他住的地方,开始将罗马书一节一节地教导他们,就像我们现在这样的研讨。神看重他的事工,圣灵祝福他,结果这些年轻人一个接一个地接受了主。最后,他们成为一次宗教复兴的器皿,那次复兴不但对瑞士影响深远,而且一直扩展到法国和德国。

 

那些学生中有一位名叫默尔·戴奥本(Merle d'Aubigne),后来他因那本经典之作《16世纪改教史》而名噪一时。我们比较熟知这本书的缩写本《马丁·路德的时代和生平》。另一个学生是路易斯·高森(Louis Gaussen),他写了一本讨论圣经默示的书《为神所感》(Theopneustia)。因哈尔登的讲解罗马书而信主的学生包括:弗雷德里克·莫诺(Frederic Monod),他是法国自由教会的主要建筑师和创办人;博尼法斯(Bonifas),他后来成了一个伟大而杰出的神学家;西泽·马伦(Cesar Malan),也是一位重要的宗教领袖。他们都是哈尔登解释罗马书的真理所产生的果子。

 

今天又有什么不同呢?如果这只是“我们的”福音,我们就不能指望什么。但这不是我们的福音。这是“神的福音”,这古老的福音是神“从前藉众先知,在圣经上应许”的,并且因着耶稣基督代替我们受死和他的复活,这福音已经为我们成就了。我们应该像保罗一样,勇敢而热心地传扬它。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