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博爱思(James Montgomery Boice)

本文选自《生命宝训讲道注释系列——罗马书》

阅读更多:打开研经工具→注册/登录→选择罗马书→资源选择《生命宝训讲道注释系列》

 

研究罗马书,这本身是一件庞大的工程,但也颇叫人兴奋。这是我四年前开始这一系列研讨时的心境,如今我还有同样的感觉。或许你拿起这本书,读我这篇序言时,也会与我有同感。

 

这种感觉其来有自。至少罗马书堪称是人类历史上最广为有识之士和学术精英研讨的对象。当然,像“美国独立宣言”一类的文献也同样受到密集的研究,但即使这样重要的文件,其所引起的研究兴趣也大半局限在一个国家当中;而在基督教所及的任何地方,罗马书都引来人们广泛的注意和研究。从它的作者(也是基督教会第一位宣教士)使徒保罗的时代迄今,将近两千年来,罗马书已经被成千上万的人研究切磋过了。

 

历来对罗马书有专精研究和贡献的解经家,也构成了基督教会史上重要的一页。研究这卷书信,就好像踏上先圣先贤的足迹。我们不仅踏着保罗的脚踪,而且一路上等于踏着诸如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罗伯特·哈尔登(Robert Haldane)、查尔斯·贺智(Charles Hodge)、钟马田(D. Martyn Lloyd-Jones)等许多伟大神学家和牧者的足迹前进。

 

但我个人认为,让我们感到震撼的,不单是前人的见证所发出的耀眼光芒。真正的原因是,我们抱着一种期许:或许研读罗马书会带给我们长远而深刻的改变。毕竟这是罗马书写作的目的,它也确实达到了目标。我在第一讲的导言中引用哥得的话,他说教会史上从来没有一个属灵运动,不是因为人们对罗马书的真理有深邃的认识而产生的结果。确实是如此。但受罗马书影响的不仅是教会,还有成千上万的个人被它感动,而甘愿为耶稣基督出生入死,在所不惜。既是如此,我们何不让这种改变也成为我们个人的经历呢?

 

当然,我们都害怕改变,它会使我们焦虑。但这正是我们所需要的。我们若在属灵上病入膏肓,就需要靠着福音,脱离灵里的死亡,进入属灵的生命中。我们的门徒生活若懒散迟钝,就需要苏醒过来,看见基督里的更新生命之荣耀。我们若对别人的属灵光景漠不关心,就需要对他们那种没有基督的生命将导致的灾祸心生警惕,并且起来将福音带给他们。

 

我必须承认,在研读罗马书时,我曾受到教诲、感动,甚至里面深受搅动。最重要的,我看见自己对福音的认识是多么狭窄;事实上这在大多数福音派(特别是美国)的人当中,是很普遍的现象。我以前说过,美国信徒顶多精通罗马书第1章至第4章,甚至还未开始认识第5章到第8章,至于剩下的部分就更别提了。但现在我甚至都不敢确定,我们是否明白前四章。我们是否经常听到对于人类败坏光景的讨论,像保罗在罗马书第1章所作的那样?我们多久才能听说,从神的观点看人类是完全腐败的?我们要多久才听到一次有关代替、救赎、称义,或信心的信息?而这些都是罗马书第3章的中心教义。我们多久才能听到一次对旧约真理的辩证?而这些正是罗马书第4章的重点。

 

相反的,我们只热衷于以人为中心、以满足人的需要为诉求的教训。我们的教会已经反映出这个事实。从世俗的观点看,今日许多教会非常成功——有华丽堂皇的建筑物,庞大的预算,在每一方面都是大手笔——但却因灵魂的贫穷而受亏损。

 

我觉得这一切都显示,如今是时候了,我们应该回到基本的东西上,回到能改变生命的基本教义上。这就是说,我们该回到罗马书的教义上。我鼓励你和我一起,借着这卷解经讲道集,和接下去的三卷,重新探讨这些基本的真理。这一系列的信息是1986年9月,到1988年6月,将近两年的时间在我牧养的费城第十长老教会主日早晨所讲的。同样的讲章也曾在1987年至1989年间在我的广播节目“研经时刻”中播出。正如我在所有作品中的序言里所作的,我要在此感谢第十长老教会的同工和会众,允许我花这么多时间来读书,和准备这些讲章。

 

当我们再度发现福音的伟大真理,并且开始将其实践出来时,谁知道神要为我们成就何等的事呢?但愿他赐下一次大复兴!这是我们迫切需要的。但愿他再度使我们更新。

 

博爱思

于美国宾州费城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