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愤怒成为生活的显著特征,我们的怒气就是有罪的。

 

倘若别人对我们的第一印象是敏感、急躁或易怒,那么我们可能就有有罪的愤怒的问题。要是我们发现周围人都“谨小慎微,蹑手蹑脚”,那么很可能我们长期以来都有有罪的愤怒的问题。

 

箴言19:19中提到一个“暴怒”的人:“暴怒的人必受刑罚,你若救他,必须再救。”箴言22:24让我们看到相同的场景:“好生气的人,不可与他结交;暴怒的人,不可与他来往。”这两节经文所描述的这类人可以被称为“愤怒成瘾之人”。他们把自己生命的缰绳交付愤怒,完全受其摆布,听命于它。对他们而言,发怒已经成为他们生命的常态和模式。

 

在提摩太前书3:3中,圣经教导教会的长老“不因酒滋事”。换言之,他不可酗酒,不可酒精成瘾。喝酒不能成为他生命的主要特点,他不能从酒精中获得满足,好缓解问题带来的焦虑。酒精成瘾之人的自然反应就是从酒精获得释放,缓解生活的压力。箴言的两节经文讲的是同样的事情,只是成瘾的对象变成了愤怒。压力来临的时候,愤怒是他们产生出的即刻的自然反应。人若如此,他们所展示的就是有罪的愤怒。

 

有些亲爱的朋友是我乐于相处和陪伴的人,他们甜美、平易近人且性情平和。然而,还有的人,每每想到他们,有些词会立刻映入我的头脑:“充满敌意”“怒气冲冲”和“轻易被激怒”。与这样的人相处很困难,我也不喜欢和他们在一起。倘若这样的愤怒是我们生命的特点,那么我们需要辨识和处理它,因为这是有罪的愤怒。

 


 

应用问题

 

1. 愤怒成为一个人的主要特点,愤怒就是有罪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2. 当愤怒成为一个人的主要特点,会引发什么后果?

 

3. 你有没有这样对付过自己的愤怒?何时?在什么条件和环境下?

 

4. 写下这部分中描述这类愤怒的一节经文:

 

总之,愤怒可以是敬虔和建设性的,也可以是不敬虔和拆毁性的。当神发怒的时候,他表达的都是义怒。当我们发怒的时候,我们表达的常常是不义的怒气,我们也可能总是在表达不义的怒气。就我们迄今所学的关于愤怒的内容来看,我们已经知道,因着有罪的原因而引发的愤怒,如嫉妒引发的愤怒,就是有罪的。愤怒控制我们,让我们出于激情而行动,这同样是有罪的愤怒。若愤怒是我们生命的主要特点,这也是有罪的愤怒。有罪的愤怒有几种其他特点,我们会在本书的第二部分详述。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