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允许怒气控制自己的时候,我们的愤怒就是有罪的。

 

箴言16:32说:“不轻易发怒的,胜过勇士;治服己心的,强如取城。”换言之,能够控制自己愤怒的人要比打胜仗的将军更好。的确,征服自己的欲望常常比征服一座城池更难。箴言25:28宣告说:“人不制服自己的心,好像毁坏的城邑,没有墙垣。”一颗不受控制的心灵对于灵魂而言,好比攻城的军队一样,极具破坏性。

 

这些经文警戒我们,不要被心所掌控,乃要控制自己的心,因为心灵的一部分是由情绪所主导的。的确,我们常常发现,被愤怒的情绪所控制,要比控制愤怒更容易。我们难道不是常常听到别人说(或听到自己说):“我当时太生气了,实在是人忍不住了!”这种说法的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什么?他们其实在给自己失控找借口,也给自己由于愤怒而产生的行为找借口。他们其实是在声称,因为他们受制于愤怒,所以他们对此不负任何责任。当然,真相是他们的行为是有罪的。只要被愤怒所控制,我们就犯罪了。

 

这正是亚哈王身上发生的事情。亚哈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愤怒了。他本应该接受拿伯的婉拒,承担自己作为一国之君的责任,照此行事为人,却反而待在自己的房间里生闷气。后来,由于亚哈的妻子耶洗别的推波助澜,亚哈的愤怒导致拿伯之死。亚哈没有能够控制自己的愤怒,反而被愤怒所掌控。

 

谈到应用,让我们来假设这样一幕。有这么一个男人,他喜欢整洁有序的生活。他希望自己在家的时候,屋子里能够保持干净整齐。他也向妻子表达了自己的愿望:干净整洁的屋子和干净整洁的院子。他要求孩子们把自己的玩具收拾整齐,家里的屋子在他下班回家时不能乱糟糟的。孩子们的自行车不能扔在前院、后院里,尤其不能堵在车道上。

 

有一天,他工作很辛苦,晚上回家的时候非常疲惫。他到家的时候,发现院子里到处堆着玩具,几辆自行车把车道彻底堵死了。他已经表达过自己的愿望,但是他对院子和车道的要求没有得到贯彻执行,于是他心中就酝酿出有罪的愤怒。他把自行车挪走,开车驶入车道,心里默念着无数次告诉过妻子的要求:“院子和车道要干净整洁。”等他进了屋子,他已经在生闷气了。他决定不和妻子说什么了,就敷衍地吻了下她的脸颊,咕哝了声“你好”,然后直奔客厅,让自己消消气。

 

当然,客厅也是乱糟糟一团。玩具扔得到处都是,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他现在已经心头勃然大怒了,他一边清理自己常坐的椅子,一遍思忖:“她简直把我说的话当耳旁风,她知道我的喜好,但她根本不把我当一家之主,也不尊重我。我在工作中承担那么大的压力,回家后,我期待的不过是安静祥和、井然有序的生活,我讨厌乱糟糟的生活。她怎么就不替我想想?”整整一个晚上,愤怒都在他心中酝酿发酵,他根本就无视家人的需要。

 

我们看到的是一幅什么样的场景?他被愤怒所控制,让他的心来掌控自己的行为,而不是照他应该做的去控制自己的心。只要我们让愤怒来决定自己的行为,而不去履行圣经职责,我们的愤怒就是有罪的。

 


 

应用问题

 

1. 当我们被愤怒所掌控,我们的愤怒就是有罪的。这句话什么意思?

 

2. 当我们被愤怒所掌控,会带来什么后果?

 

3. 应用在自己的生活里:你在什么情况下被愤怒所掌控、做出有罪和破坏性的事情,而不是去控制自己的愤怒(雅1:20)?

 

4. 写下描述这种掌控型愤怒的一节经文:

 


返回目录

最后修改于
上一篇